教学科研

Educ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教学科研›› 科研成果

蒙古语言文学系海外名师系列讲座之小长谷有纪讲座(三)

浏览量:1524  发布时间:2017-05-11

小长谷有纪教授系列讲座( 口述史的多样性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上午8:00-9:35,由中央民族大学蒙古语言文学系主办的“海外知名学者民大讲座”之日本小长谷有纪(Konagaya Yuki)教授系列讲座第三讲,在文华楼西区805教室举行,小长谷有纪教授做了题目为“口述史的多样性”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萨仁格日勒教授主持,2016级博士生李前强担任现场翻译。除了本系师生,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哈斯巴根研究员及中山大学财吉拉胡副教授、及其他感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全程聆听本场讲座并进行交流。

小长谷有纪教授首先介绍了什么是口述史,认为口述史是个人的回忆,是个人全部回忆的一部分,而口述史的研究就是要还原个人的回忆。口述史的形成分为个人的口述、记录整理和分析口述三个阶段。

口述史有着看似简单,而仔细推敲则变得复杂,有难度的特点。口述史有其历史资料丰富的优势,但具有倾向性,有些事实可能缺乏资料的支撑。但通过口述史的研究,从个人的角度可以更全面了解一个人,从历史的角度可以立体的分析一段历史。我们所看到的历史是有局限性的,历史的空白可由口述史来填补。

口述史的使用范围有政治社会历史心理文化人类学范畴它有多样性。教授以美国的两位学者Thomas和Znaniecki所著的《波兰农民在欧美》、C.Shaw 所著《一位少年犯自己的故事》为例,来说明了口述史应用于社会学范畴的情况。1978年国际社会学会重新建议口述史应用于社会学研究。

教授接着又以越南为例,详细讲授口述史在政治学方面的应用。通过对历史事变有关的当事者进行采访,结合政治事变的历史背景、起因,了解当时的事变的发起者、事变的发生原因等。这是口述史在政治中使用的体现。

而民俗学本身就非常重视口述史,口述史在民俗学中的应用同样也是通过采访个人,进行口述研究来进行的。在文化人类学的范畴中有以下作品,O.Lewis《贫困文化:墨西哥的五个家庭》,j.Clifford 的《功勋与过错》,《文化的窘状》(1986)都涉及到了口述史在文化人类学中应用。

教授还强调,口述史研究中要学习如何访问,如何聆听。不是每个人讲的都是对,或者不是所有的都是对的,而且讲述者不一定全部讲,可能只讲到认为有必要讲的内容,并把个人过去的经验融入进去。这就体现了口述史研究的不足之处,即口述史所叙述的是个人的封闭的内容。对此,教授认为可以通过同时采访强弱,正反,官民双方来解决。如:在政治学研究中同时对精英和弱势群体进行口述史研究,用历史来证明历史。通过政治家,精英者口述与相对弱势的女性、边缘人员、被殖民者、历史进程的被动者等人群进行比较,获得双方的见解进行分析。

教授接着讲到了生活史和口述史的特点及区别。历史看似历史,口述史看似故事,但是它也是历史的体现。口述史看似是历史的延续,其实只是叙事的结果而已。口述史并非虚假描述,但是所讲的内容也可能不完全真实。口述史在多学科中有很多特点,有政治学特征,政治家的回忆、与事件的背景有关;有心理学特征,有历史与故事双重性,是个人与自我的结合;有社会学、文化人类学的特点,从个人的回忆可以延伸到社会的回忆。

小长谷有纪教授与中央民族大学萨仁格日勒教授于2007年、2008年、2009年连续三年前往内蒙古额济纳旗采访了30多位蒙古族老妈妈,并且编写了《蒙古母亲的口述史》一书。这本书体现了口述史在蒙古学研究中的充分应用。

最后教授强调口述史研究中的注意事项。首先,要向受访者表示感谢,注重细节,从细节发现关键线索,可谓细节至关重要。其次,访谈时不宜三人以上人员一同叙事,否则会使得访谈不系统、变成无秩序的对话。另外要充分考虑对方的感受,对方不愿讲时不能勉强,而且要对忘了不讲或知而不讲的情况有心理准备、接受不完整口述并要注重“一期一会”,不能拖延到下次,未理解要及时询问。

讲座结束后,中央民族大学萨仁格日勒教授向小长谷有纪教授表达感谢,并且高度评价小长谷有纪教授首次把口述史列入蒙古学研究范畴中的贡献。中山大学财吉拉胡教授做了精彩的评议。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也提出了感兴趣的相关问题,小长谷有纪教授一一予以详细解答。1‘2‘3‘


撰稿人:蒙古语言文学系    白晓梅  2016级博士生  

审阅人:蒙古语言文学系    萨仁格日勒  教授


  • Copyright©2018中央民族大学蒙古语言文学系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 邮编:100081
  • 电话:010-68932237